开封市天源面业有限公司-背靠任天堂与Cygames的游戏,开始准备关服了
你的位置:开封市天源面业有限公司 > 上市公司 > 背靠任天堂与Cygames的游戏,开始准备关服了
背靠任天堂与Cygames的游戏,开始准备关服了
发布日期:2022-04-20 11:59    点击次数:159

3月22日下午,「Dragalia Lost ~失落的龙约~」在游戏的公告栏里宣布了自己即将停运的消息,它向玩家们交代了接下来的所剩无几的更新内容,并传达了关停运营的决定。

「DragaliaLost ~失落的龙约~」(以下简称「龙约」)并不是一款普通的二次元手游,它的开发商「任天堂」以及「Cygames」是世界上最懂游戏的两家厂商。

于情,任天堂和Cygames都有着自己忠实的受众,它们的游戏永远不会缺少玩家光顾;

于理,龙约在各方面的质量在同类游戏中都算得上翘楚,并不是一款普普通通的流水线作品;

这样的一款游戏运营不过四年,难免会叫人感到意外。

但对于龙约的玩家来说,这则停服的消息并不意外。

仔细算的话,龙约是任天堂的第四款手机游戏。

在《超级马力欧酷跑》《火焰纹章:英雄》和《动物森友会》之后,2018年4月任天堂宣布与Cygames达成合作,获得Cygames 5%的股份,同时两个厂商联合制作一款没有IP光环加成的「原创」手游「Dragalia Lost ~失落的龙约~」。

就在大家畅想这款产品能不能兼具Cygames的画面与任天堂的可玩性的时候,任天堂同步放出了龙约的预约界面,除了熟悉的任天堂Logo,预约按钮下的一行小字更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事前预约开放中!!最多可获得1500龙辉晶!」

这行小字让不少熟谙Cygames套路的玩家露出了神秘的微笑,「失落的龙约是一款什么类型的手游?」他们已经了然于心。当然,9月正式公测的龙约也并没有辜负这部分玩家的期待,任天堂也没能阻止Cygames用游戏赚钱的热情。

在龙约开服第一天,CY就指着新开的概率翻倍卡池痛斥所有玩家:「歪,给我狠狠滴歪!」

在龙约在开服初期有三种可以通过卡池获得的道具,这三类道具分别是「角色」、「龙」以及「龙辉护符」(类似于《Fate/Grand Order》的概念礼装)。

喜欢二次元手游的玩家都知道,「角色」与「龙」这种拥有立绘配音,可以长期陪伴玩家的道具才是玩家抽卡的终极目的,可一反常态的是,龙约不仅没有将三种道具区分开来分发到不同的池子里,还在充满不确定因素的卡池里将较为无足轻重的「龙辉护符」概率提高到其余道具两倍的概率。

在这番操作下,龙约推出的卡池也鱼龙混杂,让玩家抽卡体验变得十分糟糕,本身想要在卡池里命中SSR角色就是一件非常看脸的事情,但经过这么一设计,深陷保底轮回的玩家好不容易看到天上几道彩光落下,尽数变成了「含金量不足的礼装」,心情可能都不会很平静。

那当我们将目光从Cy最熟悉的套路上移开,抛开抽卡之后的龙约又是一个怎样的游戏呢?

它有用立绘对话构筑起的剧情演出,它有和《碧蓝幻想》如出一辙的强化页面,它有作为战斗基础的属性克制,只要玩家稍稍体验一段时间,就可以轻松地在龙约身上找到无数「Cygames」留下的影子,可任天堂呢?是去负责最重要的玩法部分了吗?

可能也没有。

龙约的玩法并不新颖,玩家需要通过在屏幕上操作完成移动,攻击,技能等一系列操作,这与日本公司COLOPL开发运营的手游《白猫project》如出一辙,很难称得上是任天堂的手笔。除此之外,龙约因为复杂的操作让游戏进一步变难,在被玩家了解清楚游戏机制后,这套并不新颖的操作流程终于被丰富成了看起来相当硬核的RPG游戏。

虽然问题多多, 杭州南都电源有限公司但失落的龙约却还是当时质量最高的手游之一,被戏称为「DAOKO播放器」的龙约在上线两周时就收获了1600万美元的营收,可这份傲人的营收并没有让所有人心服口服,CyGames的员工也曾在龙约成功之后的接受采访,抱怨:「如果龙约能由他们来单独运营,那么赚的钱会更多。」

听到「好友」的抱怨,任天堂也是作出了回应:「我们致力于为消费者提供各个方面的高质量娱乐,而不仅仅局限于氪金。」,听起来很官方,但这也正是两家厂商经营理念上的分歧,作为合伙人CyGames也对任天堂的选择表示尊重,并和任天堂一同改善了龙约之内种种繁杂的氪金项。

在后续的版本更新中,龙约不仅实装了「井」的设定,还将抽卡所用的资源从150进一步降低到了120,同时令人烦躁的「龙辉护符」也从卡池直接移出,可以由玩家在商店进行兑换获得。

除了氪金项目,简化日常,调整难度曲线,大规模的福利铺开这些方便大多数玩家的调整让龙约一扫曾经骗氪狂肝的名号,不仅成为了良心游戏的代名词,也成为了除「火焰纹章」之外,任天堂手下营收最高的手机游戏。

可在这份喜人的效果之后,一些坚守龙约两年有余,喜爱龙约可操作性的玩家却因为难度曲线的大幅度调整,让本身刺激的游戏过程变成了挂机自动视频,枯燥的日常与自动刷取副本磨灭了不少玩家继续下去的想法,不少唐突调整所呈现出的真实面貌变成:游戏更加亲民了,但老玩家已经不再想玩了。

除了玩家对于游戏流程调整后的反馈,针对游戏内氪金点减少,福利铺开,华尔街日报公布了龙约开发商之一的CyGames的财务报告,在这份报告中明确提到有一款手游的收入没能达到预期:

“在公布最初的盈利预测时,我们看到一个新的游戏有一个良好的开端,但是现在它的表现并没有达到我们当时的期望。随着这一变化,现有的业务,如广告和游戏的营业预期收入从500亿日元调整到了400亿日元。”

这份报告其中的含义不言而喻,在财报中拥有「良好开端」的产品也如大家所料正是《失落的龙约》,在自龙约3周年更新结束后,龙约的更新规模大幅度收缩,联合上几年前CyberAgent(Cygames母公司)总裁称龙约“拖累了公司业绩”,和不断下跌的流水与排行榜排名,不少人都联想到了龙约接下来的「可能」。

在龙约宣布即将「死亡」的公告中,并没有明确说明关闭服务器的时间,而是将3.5周年新内容实装,主线完结一段时间后再选择停服的具体日期。对比国内一些因为「停服」「复活」而闹得一地鸡毛的游戏来说,龙约的「病危通知书」颇有人情味。

任天堂其实一直想在手游上有所建树。在2016年任天堂就推出了自己用来进军手游市场的试水作品「Miitomo」。作为任天堂的第一款手机游戏,「Miitomo」其实更像是一款提问箱,在和捏出的Mii互动时,Mii会向你提出各种问题,回答后会爆料给你的好友,通过他人的Mii你也可以看到自己的友人都回答了哪些问题。

正如Mii游戏的本质是任天堂的试水,这款主打社交属性的游戏最终还是因为游戏内容相对较少,内容缺乏黏性。所以之后游戏没有取得很大的成绩,不过任天堂表示一切都在预期之中。

在2016年9月苹果的秋季发布会上,任天堂公布自己的第二款手游「超级马力欧酷跑」,这款以IP为名出产的手游摒弃了大部分社交元素,操作简化之后也颇有原汁原味的感觉,它有可能成为任天堂数一数二的产品,但在绝大多数游戏选择免费内购的移动平台,「酷跑」仍然选择了主机流派的买断制,在三天免费试玩结束之后,玩家就需要花费68人民币去解锁全部关卡。

也许正是因为较高的定价,《超级马力欧酷跑》在达到首周3700万下载后,陷入了长时间的沉寂。

在经过两次试水之后,任天堂终于整明白了市场的行情,推出了自己的第一款抽卡游戏《火焰纹章:英雄》;在任天堂的游戏IP中,火纹远远比不上马力欧、宝可梦等一线品牌,本身战旗游戏的局限性让火纹突出一个小众和硬核。

但意外的是,火纹在任天堂的经营下成为了迄今为止任天堂最赚钱的手机游戏,包括其后多款手游在内,任天堂的多部手游收入总和都没能超过《火焰纹章:英雄》。

这时候懂或者不懂任天堂的玩家都看出来了,一直在倚靠在游戏行业长时间打拼所积蓄的底蕴来闯荡移动游戏的市场,没能摆脱IP的禁锢一直是任天堂手游漫漫长路上的一根刺,在2018年他们终于决心在移动市场上重新耕耘一片原创IP,最后与CyGames联手的任天堂给玩家带来了「失落的龙约」。

时至今日,龙约终于倒在了这片方兴未艾的土地上,任天堂在龙约之后曾继续尝试进行过IP作品的改编,陆续推出过《马力欧医生:世界》《动物森友会:口袋露营广场》等相关游戏,但这些游戏在国内鲜少被人提及,营收更是「一代不如一代」。

我想,用「遗憾」来形容任天堂的手游来说再合适不过,「火焰纹章」成为中流砥柱,龙约式微面临关服,其后的多部作品销量预期不尽如人意,但庆幸的是虽然没能为任天堂开疆拓土,但任天堂旗下的游戏都有一个不错的结局,包括失落的龙约。

任天堂也许就是这样的一家游戏厂商,在他们的设想中,手游并不是明码标价的生意而是一场和和气气的聚会,他们想为玩家提供更好的内容来吸引他们去了解主机上的新游戏,而不是唐突之间塞给玩家的一次好坏难喻的体验,通过沉没成本来培养一批忠实的拥趸。

从这方面看,即将停服的龙约毫无疑问是成功的,这个出生自两个厂商联手,带有强烈目的性而诞生的游戏可以妥善地在主线完结之后,用最后一段时间与玩家告别,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算是一种「善终」了。

注:本文来自粉丝投稿,不代表游戏动力观点。

AAB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