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市天源面业有限公司-刘畊宏会更红吗?
你的位置:开封市天源面业有限公司 > 上市公司 > 刘畊宏会更红吗?
刘畊宏会更红吗?
发布日期:2022-05-10 11:02    点击次数:113

刘畊宏曾经出过一本书《健身,就能改变人生》。这个略显鸡汤的名字,居然在2022年被验证了。原来,健身真的能改变人生啊。就像刘畊宏对自己名字的解释:“‘畊’的意思是专心致力于某项事业,有点‘深耕’的意思在里面啦。”

作者|盛寒

编辑| 丁宇

短短十几天,刘畊宏就火了两个代表作——《本草纲目》毽子操和吓走40万人的《龙拳》。也许他本人也从未想象过,有一天会因为在直播间里跳健身操,而被“众星拱月”。

他改变了数以千万计人的生活习惯。晚上7点半,如果你听到邻居们传来踢踢踏踏的声音,不用慌张,是无处不在的“刘畊宏女孩”们,开始燃烧脂肪了。尽管有很多人在刘畊宏说出那句“热身结束”时,就已经气喘吁吁了,但也不会离开,在“精神瘦身法”的概念里,看刘畊宏的直播就是瘦了。

在人生的前44年里,他最广为人知的身份是“周杰伦挚友”。余后5年,他名字出现的地方,总会被贯以“小泡芙爸爸”的前缀。至于刘畊宏本人,好像没什么存在感,他总是伴随着周边人的光环而出现。

2004年,他出了一本名为《畊宏健身书》的书,图文并茂,但无人在意。2016年,刘畊宏又出了一本书《健身,就能改变人生》。这个略显鸡汤的名字,不禁让人想问:能改变什么呢?2022年,这句话居然真的被验证了。对于刘畊宏来说,健身真的可以改变人生啊。

他正在经历着人生中一条泾渭分明的分隔线。直播健身让他的抖音3天涨粉2000万,现在已经超过了4000万,且连着好几天出现在微博热搜里。在“人鱼线、马甲线,练起来”“腰间赘肉、肥油咔咔掉”的口号声中,刘畊宏这个名字开始与过往的标签剥离,他终于在49岁这一年成为了自己。

在某种意义上,刘畊宏已经成为了一种现象和符号。当热爱和坚持了三十多年的健身事业终于成就他时,这个故事像写下了一个不错的结局。

顶流在直播间里

在网友口中,刘畊宏和李佳琦被称为“谋财害命”组合,一个掏空钱包,一个掏空身体。他们似乎也知道这件事情,李佳琦拧不开盖子时,直接在直播间喊话:“刘畊宏老师来帮我拧一下。”

事实上,“谋财害命”组合,曾经也是同行。2017年,李佳琦的直播事业刚刚起步,刘畊宏则凭借带小泡芙参加《爸爸去哪儿》第五季,在内地收获了大量的关注。那一年的“双十一”,刘畊宏带货金额达到3595万元,在全球达人力荐销售榜上排名第二。

但随着李佳琦等头部主播的快速成长,以及大量明星入局,“周杰伦挚友”和“小泡芙爸爸”的身份,就不那么奏效了。他的人气开始走下坡路,带货效果也每况愈下。2019年,签约为淘宝明星主播的刘畊宏,首次直播成交额是80万元,在抖音近9场直播带货的总成交额也只有665.42万元。

转机出现在2022年2月18日,刘畊宏开始在抖音上做起了健身直播,热度比直播带货好很多,当晚有24.73万人进入了直播间,涨粉7956人。不过他并没有一夜爆红,直到4月初,粉丝数量也只是突破了500万。

刘畊宏真正出圈,是因为三次让人啼笑皆非的直播间被封事件:他在运动时露出的腋毛,让系统发出了第一次“不雅观”的警告;处理干净后,过大的胸肌又让系统误以为他在打擦边球,直播间再次被封,他只好穿着羽绒服跳操;风平浪静之后,他和网友一起为周杰伦送上的身体健康的祝福,又被系统判断为涉及医疗健康。

“三封直播间‘捧红’刘畊宏”听起来像个段子,却是事实。他穿羽绒服健身的片段,开始在互联网上快速传播,吸引了一大批网友前来围观。这一围观,就上瘾了。十天内,刘畊宏的抖音粉丝量就上涨了3000万,单场直播最高人次达到了4476万,刷新了抖音2022年的开年纪录。

这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一方面因为“羽绒服健身”看起来实在搞笑,另一方面则是刘畊宏带来的高性价比和明星效应。市面上,健身房里一节普通的私教课就要三、四百元,而在刘畊宏自己的健身房,2018年私教课单价就达到了1000元。虽然他在演艺圈不是什么大红大紫的艺人,但总算是个明星。周杰伦、吴京等人的同款教练,居然在直播间里免费带你健身,简直是看了就是赚到。

刘畊宏还有一个其他健身博主无法比拟的优势,就是众多明星好友的参与。比如在刘畊宏粉丝突破1000万当晚,就连线了应采儿和张伦硕、钟丽缇夫妇,明星们互话家常,也吸引了不少人来关注。面对粉丝“和周杰伦连麦”的呼声,刘畊宏给出的“现在连不了,3000万再说吧”的回复。虽然这个承诺至今还未兑现, 京广铁路客运专线河南有限责任公司但早已铺垫了让人期待的悬念。

回归到刘畊宏本身,他也足够专业,在直播间里不停地讲解动作要领和发力部位。再加上精准卡点《本草纲目》《龙拳》的创造力,网友想不被洗脑都难。

“拖家带口”式健身,也成为了刘畊宏直播间的一大特色。“划水”的老婆,被迫营业的岳母,偶尔在视频里露个面的小泡芙,都拉近了和网友的距离。刘畊宏老婆王婉霏的痛苦表情,不仅让网友直呼“看到了我自己”,还玩起了“新型家暴”的梗。刘畊宏要在岳母66岁生日时,送她一份“减肥套餐”的想法,也足够勇敢。

直播间外,刘畊宏和王婉霏也会在微博、小红书等平台,分享日常生活。比如王婉霏会和网友抱怨,“你千万不要说我跳操划水了,你下播走了,但我会被我老公加练很久”。这对情侣相处的20年、带娃训练的日常、在家吃的减脂餐,都成为了网友关注的焦点。

对刘畊宏一家来说,以健身为载体的家庭琐碎,似乎远比单纯的分享更有吸引力。因为健身而成为顶流,或许也是年少时的刘畊宏未曾想到的。

健身改变人生

18岁那年,刘畊宏开始接触健身。

他产生这个念头的原因很简单——打好篮球。刘畊宏的弹跳力不错,16岁时就可以双手扣篮了,但他太瘦了,跟年轻的男孩子们打比赛,很容易被撞飞,然后受伤。那时候他就意识到,要变得强壮些,才能保护自己。

当然,也有一些外界因素的刺激。那一年,刘畊宏进入演艺圈,有一次在剧组,他被同组的女演员称为“白斩鸡”,让他有些难过。“当时我觉得自己运动还蛮好,怎么会这样被嘲笑呢?”让他更加坚定,自己要好好锻炼一下。

但那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健身房并不是太常见。刘畊宏只能自己去找相关的书籍,一点点摸索。没有中文资料,他就自己慢慢翻译,从了解人体肌肉构造开始,跟着图画学习动作。

时间久了,真的练出了效果。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开启不仅自己健身、还要带动其他人一起健身的人生。

在温哥华读书时,刘畊宏借住在朋友家中,闲下来的时候就会带着朋友一家人健身。就连朋友家的狗,也被他锻炼得很强壮。有时候天气太冷,狗狗不想出去遛弯,他也会强行把狗拉出去锻炼。

好朋友周杰伦也没能逃过去。刘畊宏曾在《超级演说家》中分享,当年和周杰伦一起制作《天台爱情》这部电影时,他利用自己的监制身份,半威胁半鼓励的让周杰伦来和他一起健身,最终练出了八块腹肌和人鱼线。

当然,他“胁迫”周杰伦健身,有更深层的原因。周杰伦患有遗传性的僵直性脊柱炎,状态不好的时候,从床走到卧室门口,要花上十分钟。作为朋友,他希望周杰伦能拥有更健康的人生。

王婉霏的那句,“我是被迫营业,没有办法,为了家庭和乐”也是真心话。

刘畊宏曾经自爆,在结婚之前就和岳父发生过争执,起因就是大家一起外出,40分钟的路程,岳父想要坐车,但刘畊宏不让,一定要岳父走回来,多运动运动。

有趣的是,同样的事情也在他们夫妻之间发生。早些年就有媒体拍到刘畊宏和王婉霏在大街上吵架,两个人出来逛街,刘畊宏不想坐车,一定要带着王婉霏走路运动。

2018年,刘畊宏还在微博上分享过他和父母的日常交流——他布置任务,父母按时汇报运动情况。“黄昏时我们去走路,以及单双杠的肌力练习,晚上洗澡前在浴室练深蹲。还有要练的吗?”

看起来,能够跟刘畊宏成为家人和朋友,也十分不容易,必须要有跟他一起健身的勇气和行动力。他也一直在身体力行地将健身这件事坚持到底。

这些年,刘畊宏出版过书籍《健身,就能改变人生》,也上过《超级减肥王》《加油好身材》等不少健身类的综艺。他自己的健身房也在不断扩张,将爱好做成了事业。在他的规划里,只收100至200个会员,“我甚至希望我的会员跟我去巴黎跑马拉松,去瑞士做极光穿越这样的活动,我想聚集一群人去玩、去比赛,把训练在生活中能够用出来。”

健身房里,他是魔鬼教练,瞪大双眼大喊“没人听我们讲理由,拿出斗志,让我们对自己有交代”的片段,让观众直言“只听声音我还以为是特种兵训练”。

健身房外,他会因为帮助学员减掉120斤,看到学员从一个无法工作的人变成减肥中心老板,而感到开心。

能感受到,“健身”于他而言不是一种人设,而是真正能带来快乐和成就感的事情。

逐梦演艺圈

不过,刘畊宏拿到的并不是顺风顺水的人生剧本,逐梦演艺圈的路上,他遭受过很多挫折。

1990年,18岁的刘畊宏在电视剧《佳家福》中出演区达夫,以演员的身份出道。他赶上了中国台湾娱乐圈的黄金时代,却没有一炮而红的运气。往后的6年里,他只有《母鸡带小鸭》和《铁血战士》两部作品。

直到出道第7年,他才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个高光时刻——和吴宗宪、倪志强、钟昀呈一起组成了“咻比嘟哗”组合。而这个机会,是他靠脸争取来的。

最初,身为主持人的吴宗宪,在《超级新人王》中挑中了三位选手,和他一起组成“咻比嘟哗”组合,分别是倪志强、钟昀呈和一位胖胖的实力歌手。但集结完毕后,身为老板的吴宗宪突然和倪志强说:“这样不行,我们要找一个帅一点的。”

喜欢健身、颜值和身材都不错的刘畊宏,很快进入了吴宗宪的视野。后来,吴宗宪带着倪志强和钟昀呈在茶馆里见了刘畊宏一面,倪志强这样描述当时的感受:“简直是惊为天人,像漫画里走出来的人物一样”,就这样,刘畊宏正式加入了“咻比嘟哗”。

在团期间,他们发布了4张专辑,其中最有名的专辑《世界末日》,同名主打歌就是由周杰伦一首包办的词曲。虽然组合在唱片、演出都有成绩,但更重心的工作,被放在了做《jack show》等搞笑综艺上。

当时,能主持一档当红的综艺节目,赚的钱是做唱片的数倍。在上《超级大明星》时,组合成员有说过,“咻比嘟比”的第一张唱片,只卖了5万零10张,按照合约,只有超过5万张的部分,大家才能分到每张两块钱的版税。而主持节目,一个月就能赚几十万。

刘畊宏偏偏有钱不赚,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我不是一个很会花钱的人,我的爱好就是运动”,因为价值观不合,他多次想要离开,最后和吴宗宪谈了三天,终于说服吴宗宪放他离开,至此,“咻比嘟哗”正式解散。正是在这一年,周杰伦被吴宗宪以2000万的价格打包卖了出去,这或许也是促成刘畊宏离开的原因之一。

1999年,他和徐静蕾、莫少聪等人主演的《情书》也火了一把,但他还是选择了去国外读书进修。学业还没结束,周杰伦就彻底火了。此后,他和周杰伦的友情,也成为了他身上最具话题度的特质。在《康熙来了》里,蔡康永就用“周杰伦请你当嘉宾,你还想要费用”来打趣他,很明显,他已经习惯了这些玩笑。

2005年,再次重启演艺事业的刘畊宏,也的确和周杰伦的轨迹高度重合。《头文字D》《刺陵》《大灌篮》《天台爱情》等,都是和周杰伦一起出演,他的个人专辑《彩虹天堂》里,也有周杰伦创作的《心灵交战》。周杰伦的《回到过去》和《困兽之斗》,也出自他之手。

可以说,在他事业的后半程里,周杰伦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2007年,刘畊宏与相恋七年的女友王婉霏完婚。在2011年到2015年里,他们拥有了三个孩子。身份的转变,让刘畊宏把更多时间都用在了陪伴家人上,淡出了大众视野,偶尔会参加综艺,演演电影。

后来,虽然小泡芙参加《爸爸去哪儿》第五季火了,让刘畊宏沾了些光,被更多的内地观众所知道,但大家记住的也只有奶爸身份,至于刘畊宏本人,一直都不是大众注意力的焦点。

直到49岁,他才摆脱了所有的前缀,让刘畊宏这三个字,可以独立存在。年少时抱着健身资料把自己当作小白鼠的日子、出差时宁可不带衣服也要在行李箱里装上哑铃的“傻”,也许早已为2022年的爆发埋下伏笔。

就像刘畊宏对自己名字的解释:“‘畊’的意思是专心致力于某项事业,有点‘深耕’的意思在里面啦。”

A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