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市天源面业有限公司-9个月血赚33亿,神药连花清瘟的前世今生
你的位置:开封市天源面业有限公司 > 公司要闻 > 9个月血赚33亿,神药连花清瘟的前世今生
9个月血赚33亿,神药连花清瘟的前世今生
发布日期:2022-05-01 10:12    点击次数:105

4 月 19 日,以岭药业在经过两天跌停之后,开始回弹,报收 32.41 元 / 股。而这短短 5 天,以岭药业的市值已经蒸发了 126.64 亿元。

这全都归功于王思聪的一条微博。

以岭药业连续两日跌停

4 月 14 日,王思聪在微博转发了一则视频《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谁告诉你的?》。

随后,以岭药业快速回应称,"请指出具体的问题与源头"。

但第二天,以岭药业的股价却直接跌停。

16 日下午,以岭药业对此再次回应,公司从未在任何场合表示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可这也并不管用,伴随连花清瘟的质疑声开始越来越多。

因为 17 日凌晨,丁香医生发文说,"不要吃连花清瘟预防新冠"。

这一连串动作,直接导致了以岭药业在 18 日再次跌停。直到今天才止跌。

最新财务数据显示,2021 年,以岭药业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总收入 81.1 亿,同比增长 25.8%;实现归母净利润 12.2 亿,同比增长 20.4%。其中,连花清瘟产品实现营业收入 33.7 亿元,占公司总营业收入的 41.6%。

9 个月卖了 33 亿,连花清瘟可以说是相当暴利了。

值得注意的是,以岭药业 2021 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前三季度研发费用为 5.38 亿,销售费用为 27.96 亿。销售费用是研发费用的 5 倍。

事情发生后,网上围绕连花清瘟的疑问越来越多。这个充满争议的产品,究竟来自一家什么样的企业?

创始人出生中医世家

以岭药业于 1992 年成立,以其创始人吴以岭的名字命名。

1949 年,吴以岭在河北衡水出生。由于在中医世家成长,他开始对中医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打小就开始熟悉、背诵各种药材、中医药方,跟随父亲行医。

按照这样成长路径,吴以岭大概会成为一名江湖名医。

直到 1977 年,高考恢复,吴以岭考上了河北医科大学的中医系,他的医学之路才走向专业化。第二年,研究生制度恢复,他又考上了南京中医学院,成为了一名研究生。

毕业后, 河南省交通运输发展集团有限公司郑州分公司吴以岭被分配到河北省中医院心血管内科工作,担任心血管科的内科医生。

1992 年,43 岁的他辞掉铁饭碗,回老家成立石家庄开发区医药研究所,走上了药物产业化之路。

1998 年,其研发的通心络胶囊正式获批上市。这是吴以岭转型医药企业家所正式推出的第一个产品,用于治疗心脑血管疾病。

据报道,吴以岭根据自己的络病理论,使用水蛭、全蝎、土鳖虫、蜈蚣、蝉蜕这五条虫子做药引,再凝聚成一味五龙丹,取名为通心络。

不过,2016 年前后,通心络被一些地方纳入重点药品监控目录。这个目录主要针对的是临床使用不合理问题较多、使用金额异常偏高、对用药合理性影响较大的辅助用药。

2009 年,吴以岭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2011 年,以岭药业登陆深交所。以上市当日市值计算,吴以岭个人持股市值就超过了 60 亿元,成为了中国院士的首富,实现了名利双收。

《2020 胡润全球富豪榜》上,71 岁的吴以岭以 210 亿元财富,排名第 251 位,稳居石家庄的首富。

一药多治的"神药"

此次备受争议的连花清瘟,已是以岭药业生产多年的产品。

2003 年非典肆虐,为抗击疫情,吴以岭带领团队研制了中成药连花清瘟胶囊。

该药由两种经典古方麻杏石甘汤和银翘散组成,主要原料为板蓝根、连翘、金银花、绵马贯众、麻黄、苦杏仁、鱼腥草、广藿香、红景天、大黄、甘草、石膏、薄荷脑。

据《中国中医报》的报道,在吴以岭和他的研发团队夜以继日的试验下,从研制到生产连花清瘟胶囊"仅仅用了 15 天"。

当时,连花清瘟还进入了抗 SARS 新药快速审批绿色通道。结果在非典结束后,2004 年 5 月,该药才获得了上市许可。

之后,2009 年,甲型 H1N1 流感病毒爆发,连花清瘟又被认定发挥了重要作用。

2020 年,新冠疫情爆发,连花清瘟又又被认定可治疗新冠肺炎。

可以说,在我国的防疫历史上,是处处都有它。难得的一款实现了一药多治的神药!

据以岭药业的招股书显示,连花清瘟可明显抑制 SARS、禽流感、甲型 H1N1 及 H3N2 流感、手足口病病毒 EV71、疱疹病毒等,可广泛应用于感冒、各类病毒引起的流行性感冒。

看到这里,流行病恐怕都要认输,连连求它放过了。

未经过双盲实验,未得到世卫认可

但实际上,它的这些治疗效果真的得到了严谨严格的试验吗?

起码在与新冠相关的研究上是没有的。

在 2020 年 5 月发表于《植物医学》,探索连花清瘟对新冠治疗效果的一篇论文中,作者们就承认了:需要更大规模的随机对照双盲实验来充分评估连花清瘟的治疗效果。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连花清瘟还是成为了疫情期间被广泛推广的流行药。

直到最近,它才引起了大量的关注。

据睡前消息编辑部称,上述研究课题负责人贾振华和以岭药业存在利益关系:

贾振华是以岭药业老板的学生兼女婿。以岭药业为研究提供了部分资金支持。

而这些,在论文发表时均未予以说明,以至于发表一年后,杂志还要求其写了份"勘误"。

同时,关于"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也毫无依据。

在世卫的报告文本中,"连花清瘟"只出现在参考文献中;相关的权威报道,并没有直接谈到世卫认可连花清瘟的内容。

除了个别报道产生了误解外,连花清瘟成分上也遭到了业内人士的质疑。

丁香医生指出,有研究表明,连花清瘟成分复杂,有一定副作用,常见不良反应有胃肠道不良反应如恶心、呕吐、腹痛、腹泻、腹胀、反胃,以及皮疹、瘙痒、口干、头晕等。

首都医科大学院长、著名生物学家饶毅也表示,需要非常清楚"连花清瘟"是否确实被证明对预防或治疗新冠有效,如果"连花清瘟"从未被严格证明有效,那么强行派送"连花清瘟"就害了等待必需物资和药品的群众。

此外,由于含有受管控药物成分,这个药在新西兰是禁药,瑞典、美国、意大利、澳大利亚也禁止连花清瘟入境。

在连花清瘟的说明书上,还标注了高血压患者、心脏病患者慎用;有肝病、糖尿病、肾病等慢性病严重者、儿童、孕妇、哺乳期妇女、年老体弱者等也需要在医师指导下服用。

可见,是药三分毒,连花清瘟的副作用也不少。

结语

现在的中药类上市公司,和以岭一样都存在问题,产品的研发费用低,例如 2021 年前三季度,白云山、天士力、华润三九、步长制药、云南白药的研发费用占总营收的比例,均不足 5%。

而要想长期在资本市场上立足,他们或许需要更多的科学依据、更大的研发比例,不能因为是中药就不需要研发了,这样才能给投资人、消费者以信心。

•END•

作者丨简小编

AAB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