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市天源面业有限公司-被金马拒绝,被网飞拒收,吹上天的《哭悲》真的是神作吗?
你的位置:开封市天源面业有限公司 > 公司要闻 > 被金马拒绝,被网飞拒收,吹上天的《哭悲》真的是神作吗?
被金马拒绝,被网飞拒收,吹上天的《哭悲》真的是神作吗?
发布日期:2022-04-13 10:38    点击次数:179

湾湾不再呱呱叫,而在啊啊啊。

这样的拟声词出自被一部分人奉为神作的《哭悲》,而它真的那么好看吗?

《哭悲》被捧上天与两个平台有关,一个是金马奖,一个是网飞。

前者先是传出因尺度大被拒收,其实是该片在初选阶段就落选了,只是因为导演是加拿大人,母语不是中文所以误解了。

后者又被说也因尺度过大被拒绝,实则是《哭悲》的制片人想把此片卖给网飞,但是网飞觉得影片太暴力与自身格调不符,不会大卖所以拒绝。

因此被金马拒绝,被网飞拒收都是夸大其词的以讹传讹,导致这部还没有与大家见面的电影被传得神乎其神,实际上就是一部低成本血浆恐怖片。

《哭悲》的故事很简单,根本不用动脑便能理解。

某地区发生了病毒肆虐的现象,被感染的人们进行了一场惨无人道的杀光、烧光、“强”光的三光政策。

故事本身是否层次分明、逻辑通顺,文本设计是否巧妙,这些东西不需要关心,因为有些时候,看cult片不用讲究逻辑,否则《哭悲》一无是处。

与丧尸片相比,《哭悲》中的丧尸多了两个元素。

一是有清醒的脑子,可是因为编剧本身的功底不足,以及演员演技稀碎,导致这一层优势荡然无存,像儿戏一般。

二是不只是传播病毒,还进行虐待,本来《哭悲》最大的噱头便是这一点。

然而片中的施虐情节过于轻描淡写,重要且精彩的部分都被借位或蒙太奇代替,失去了过瘾感。

如果一部cult片的cult部分变得遮遮掩掩,只剩下所谓的恶心,况且恶心程度也属于入门级,那这部片无疑是失败的。

《哭悲》论血腥程度,不如欧美的B级片,连彼得·杰克逊的《群尸玩过界》的脚脖子都够不着。

论好看程度,不如香港的僵尸片,林正英随便拿出一部僵尸片,剧情之出色都让《哭悲》望尘莫及。

论恐怖程度,远逊于日本的恐怖片, 金红叶纸业集团有限公司且不提《午夜凶铃》、《咒怨》等经典电影,单一部《来了》便令其高山仰止。

综合来看,《哭悲》就是个四不像的产物。

既没有亚洲恐怖片擅长的心理战,让观众身临其境的感受到恐惧感,又没有欧美B级片大胆,满足人们的猎奇心理。

说它是邪典片都是辱没了这三字,不论从哪一方面类比,都不胜当年内地的《疯狂的兔子》、《毒吻》和《银环蛇谋杀案》。

至于所谓暗喻和讽刺,仅是不痛不痒的自我感动。

恐怕导演自己在攒剧本的时候,忽然灵光一闪觉得不能单纯的突出限制级,应该多点思想升华的部分。

可是由于自身水平不到家,又不知道该讽刺或输出什么思想好,于是让病毒披上了一层戴口罩那个疫情的外衣。

由此开始,里里外外讥讽这个病让大家变得妖魔化。

随之引发经济的下行,人民水深火热,而当局只顾自己的政治利益,对此无动于衷。

这种程度的隐喻,如此低幼的手法,如果跟《不要抬头》放在一起,后者就是当之无愧的奥斯卡最佳影片。

自《公民凯恩》问世到现在已经八十一年了,非线性叙事早就熟透了。

但是《哭悲》仍旧采用的是开端、发展、高潮、结尾的线性叙事,倒不是说不能守旧,可《哭悲》连这种成熟的体系都没有用好。

剧情节奏平淡无奇,观影过程味同嚼蜡,只有开端、发展、结尾,根本没有高潮迭起存在。

地铁和医院那两场戏只是起到了剧情推动的作用,并没有将故事引向一个让人屏息以待的场景。

整个影片充满了割裂感,人物动机缺乏充足的依据,反转过于生硬,有些片段即使去掉也不影响电影的整体性。

如医院里那个病毒学专家,一出场就来了一场尴尬到抠脚的慷慨陈词。

解释了感染者的行为,串联起了当局的无能,显示了内心的邪恶,告诉了女主的特殊性。

可是有了前面男主买早餐与摊主的谈话,丧尸虐待的情节,以及当局上层电视节目的生变,专家再说这些话如同画蛇添足,有些硬凑时长的嫌疑。

这个专家更像一个工具人,负责在女主出现危机时拯救,打不开铁门时递钥匙,不知怎么办时得知有直升飞机的救援。

《哭悲》的百无一是不止于此。

比起剧情寡淡、角色生硬,演员的演技更叫人如坐针毡、如芒刺背、如鲠在喉。

片中的所有演员,他们的台词功底等同于虚无,说话含糊不清,情绪没有起伏变化,业务能力甚至连内地的流量偶像都不如。

在剧情结构失色的情况下,电影所要传达的惊悚、恐怖都得靠演员来撑着,但他们的表演跟过家家无两样。

再搭配导演不及格的摄影、构图、色彩、背景音乐,效果好似一减一等于零,也就是没有效果,只能借着大量的血浆撑门面了。

与其在差与尬上越走越远,还不如学学日本电影《摄影机不要停》,弄一个大反转,整一出大温情,让血浆变成亲情、友情与和解。

那么,烂到极致的《哭悲》是如何被吹上天的?

一是与各路人士有关,他们为了获取短暂的流量,用各种标题党式的噱头全方位、无死角地吹捧,以血腥、尺度、下架等字眼诱人上当。

他们的内容会用一些夸张的词语渲染片中的地铁和医院这两个场景,简直是拳打韩国《釜山行》,脚踢美国《活死人》。

没有看过此片的人就会觉得这是一部许久未见的佳作,再结合禁片的刺挠,皇帝的新衣,找资源的不易,自来水自然就蜂拥而至了。

二是与大家太长时间没看过此类华语片有关。

近些年的国产片都在朝着家、国、喜剧这三个元素靠拢,类型片的发展渐渐变缓,尤其是cult片,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后基本在内地绝迹了。

《哭悲》一出现,犹如海面上航行的船遇到了久违的灯塔,即使这束光不太强,也足以令人兴奋,可见大家看得少了,要求也就低了。

当然,也不能把所有责任都推给观众。

谁过年还不吃顿饺子,就算饺子的馅不尽如人意,好歹也是过年的象征,有总比没有强。

AAB

相关资讯